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雷丹 我的办案札记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我的办案札记

  ● 雷 丹

  2013年6月,德宏中院对杨洪德、杨春林等诉玉溪建工、和合建筑、唐雄华案件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标志着这两起耗时约三年、涉案近二十名农民工的劳务合同纠纷案件审理完毕。这两起案件是我刚开始民事审判工作时承办的案件,因涉及到数十位农民工利益,社会影响较大、案件程序又相对复杂,办案时战战兢兢的心情依然历历在目。上级法院维持原判算是对我当时工作思路的一种肯定,今天再次翻阅两起案件的工作日志,回顾起自己刚走上民事审判岗位时的办案思路。

  2010年12月1日 首次阅卷

  接到其他民事法官移来的杨洪德、杨春林等诉玉溪建工、和合建筑、唐雄华案件的卷宗,浏览了一遍卷宗,案件涉及到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并已经经过了州劳动局、市劳动局处理,现在又快到年底正是审理这类案件的敏感时期,要注意社会影响。这两起案件4月份就立案了,因被告玉溪建工提起管辖权异议,被我院驳回后提起上诉,中院也裁定驳回,时间是2010年11月25日,至今还未开庭。

  工作安排:抽时间详细阅卷,特别关注原告诉求及被告玉溪建工的诉讼策略。

  2010年12月2日 再次阅卷

  案件中存在几个问题得注意:

  1、诉状中,杨洪德案罗列了8名农民工原告,杨春林案罗列了11名农民工原告,但在事实与理由部份都是用第一人称“我”来表达,也没有列明其他原告在什么时间、什么工地为被告工作,初步看来好像是杨洪德、杨春林作为包工头与承包方也就是被告玉溪建工的项目经理唐雄林签订了劳务协议,在工程结束后唐雄林没有支付够这两人的工程款而引起的纠纷。立案时案由定的是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但案情有点像劳务合同纠纷,如果是后者就可以把农民工剥离出本案了。

  2、被告玉溪建工的管辖权异议理由明显没有法律依据,为什么被驳回后还坚持要上诉,纯粹是对管辖权有异议还是一种拖延时间的诉讼策略?

  3、所有的被告都没有答辩,须电话通知被告方尽量准备书面答辩。因为有了答辩意见,才好归纳案件的争议焦点。

  4、要确定开庭时间,告知当事人合议庭组成人员已改变。

  工作安排:1、电话联系被告关于书面答辩的问题;

  2、安排开庭时间完善开庭前程序。

  工作反馈:1、被告玉溪建工、和合建筑均不提交答辩状;

  2、已将相关诉讼文书送达当事人,下落不明的唐雄林采用公告送达。

  2011年3月2日 第一次开庭

  开庭后需注意的问题:

  1、原告方表明杨洪德与杨春林确是包工头,他们与被告唐雄林签订有协议并结算,但未得到足额支付。被告玉溪建工当庭答辩称不认识原告,涉及到的工程也未完工应按鉴定价格而非结算清单计算工费。被告和合建筑当庭答辩称不认识原告,其只与被告玉溪建工之间存在建筑合同关系。根据双方诉辩主张,实际原告杨洪德与杨春林是包工头,被告唐雄林曾以玉溪建工德宏州分公司及玉溪建工德宏州分公司姐告分公司的名义与原告签订有劳务合同。施工中止后,杨洪德、杨春林与唐雄林进行了结算,但并未足够收到结算款项。

  2、原告主张被告唐雄林作为被告玉溪建工的项目经理,唐雄林是得到了授权全权处理玉溪建工在瑞丽的工程;被告玉溪建工则主张唐雄林实际只是挂靠他们,他们收取管理费,唐雄林对外的债务是由唐雄林自行负责,唐雄林是与原告串通恶意结算。需要着重考虑唐雄林与玉溪建工之间的关系,唐雄林是代理人还是玉溪建工的员工?或是按玉溪建工主张,唐雄林与其只是挂名关系,对外债务应自行承担?

  3、杨春林案原告方当庭提出新的诉请,被告玉溪建工要求答辩期,合议庭解释后,原告方仍坚持新的诉请。合议庭商议后决定今天的开庭只针对原来的诉请,新诉请安排第二次开庭。

  4、被告玉溪建工当庭对杨洪德案提起反诉,合议庭讨论后当庭要求先进行立案程序,开庭时不审查、不审理玉溪建工的反诉请求。

  5、双方当事人向法庭申请,尽量将杨春林案第二次开庭与杨洪德案的反诉排在同一天,减轻当事人的诉累。

  工作安排:合议庭需尽快对杨洪德案的反诉进行讨论,讨论是否符合反诉的要求,是否将本反诉合并审理。

  2011年3月6日

  合议庭对玉溪建工提出的反诉进行审查,认为符合反诉要求,准予立案;对于杨洪德案的本、反诉还是应合并审理,一并下判。对于第二次开庭是否仍需公告下落不明的唐雄林问题,民诉法没有明确规定,慎重处理还是进行公告为好。电话通知玉溪建工可以反诉,其提出因路途遥远,为节约诉讼费用,请求电话立案,将诉讼费打至本院财务室。

  工作安排:1、与立案庭联系准予反诉立案,与财务对洽电汇诉讼费事宜,向玉溪建工邮寄送达相关材料;

  2、将杨春林案的第二次开庭时间与杨洪德案的反诉开庭时间安排在一起,便于当事人进行诉讼;

  3、向当事人、代理人送达相关开庭文书。

  工作反馈:1、玉溪建工反诉杨洪德等案已立案;

  2、开庭时间已确定,文书已送达。

  2011年6月28日 第二次开庭

  1、杨春林案原告方又放弃第一次开庭提出的新诉请。

  2、玉溪建工反诉杨洪德等案中玉溪建工提出其多付了八十万工程款给杨洪德方,应按鉴定的工价计算而不能按唐雄林与杨洪德结算的金额结算。但除了工价鉴定外并没有新的证据提交,杨洪德与唐雄林进行的结算清单也当作反诉原告的证据提交了,用于证明玉溪建工确定多付了工程款。

  3、玉溪建工当庭提出唐雄华现在在某监狱服刑,原告方申请法院去调查取证。合议庭进行简短讨论后决定为保证正确当庭不作答,待庭后仔细讨论后再给予答复。

  4、庭审程序全部进行完毕。

  工作安排:1、向资深法官请教,庭审过程中发现下落不明的被告后如何处理?一般来说,还是尽量让已知下落的被告参与到庭审中来,有助于查清事实,也保证程序上不出现错误;

  2、经讨论,合议庭认为有必要向唐雄华做调查笔录,再视情况是否到其关押地点进行开庭。需双方当事人落实唐雄华具体在哪一个监狱。电话通知双方代理人,待当事人核实。

  工作反馈:近一个月来,多次电话联系双方代理人,都表示正在落实,要求法院再等等。

  2011年7月28日 笔录

  因等双方当事人落实唐雄林下落太久,为避免超过审限,我们决定对双方代理人做笔录,如不能落实就不再等了。玉溪建工表明唐雄华清楚知道案件的整个过程,他们已初步得知唐因犯合同诈骗被判刑,现正在落实其具体在哪个监狱,要求再给他们一段时间。玉溪建工代理人到我院参加另一起案件的庭审,趁机做关于取证的笔录。原告代理人也要求再等一段时间。

  工作安排:待双方落实唐雄华所在监狱。

  工作反馈:至2011年8月25日双方均无法落实唐雄华具体所在,双方均表示放弃向唐雄华取证。

  2013年8月26日

  合议庭进行案由讨论,达成一致意见:根据两次开庭情况,两起案件是作为包工头的杨洪德、杨春林与玉溪建工的项目经理唐雄林订有劳务合同,实际施工并结算后,未拿到约定的工程款,并不是农民工未得到报酬,应为承包人与实施施工人之间签订的劳务合同纠纷。两案原告主张是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纠纷,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性质与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向原告方释明性质不一致,询问原告方是否变更诉讼请求。

  工作安排:做询问笔录,告知当事人情况,询问原告方代理人是否变更诉讼请求。

  工作反馈:原告代理人表示会与当事人沟通,因当事人人数众多且多在昆明务工,需等待一段时间。限其至迟于9月9日前将结果告知法院。

  2011年9月9日

  原告方代理人反映原告方均坚持不变更诉讼请求,我便向两案原告代理人做了解释,按现在所查清的事实,不变更诉讼请求则必须等待承包方与发包方之间的诉讼完结后才能确定发包方是否还应承担支付责任,只能中止案件可能时间会较长;原告方代理人表示再和当事人沟通。

  工作安排:等原告方决定是否变更诉请,注意保持电话沟通。

  工作反馈:至9月底,原告方仍然不同意变更。

  2011年10月9日

  合议庭合议后决定中止案件。考虑到中止案件时间可能会较长,为防止原告方以农民工名义投诉,通知当事人做书面笔录,明确当事人已明知中止诉讼可能的后果。

  工作安排:中止诉讼

  工作反馈:春节前接到院监察室内通知,杨洪德、杨春林以农民工名义向省信访局投诉称我院拖延审理农民工报酬案件。电话与原告方代理人沟通,要求其向当事人做好释明工作,中止诉讼的后果早就清楚解释,这样乱投诉影响我们正常的审理工作。

  2012年9月1日

  中院将省高院关于玉溪建工与和合建筑的二审判决寄来。终审判决已确定和合建筑尚需支付玉溪建工工程款十二万多;并确定唐雄华系玉溪建工的代理人,应由玉溪建工承担代理行为的法律责任。我们在处理案件时,对唐雄林的身份及法律责任直接引用高院终审判决即可,无需讨论。

  2012年9月4日

  合议庭合议案件,大家认为案件实际是承包人与实际施工人之间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杨洪德、杨春林虽无施工资质,但已实际施工,应据实结算;承包方应承担支付责任,发包方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被告唐雄华系承发包方的代理人,不应承担支付责任;其他原告的诉讼请求应被驳回。

  工作安排:发判决,并公告送达下落不明的被告唐雄华。

  工作反馈:被告玉溪建工上诉,做好上诉材料移送工作。

  2013年7月

  二审维持原判,将裁判文书送达各方当事人。

  反思和总结:从不足之处汲取教训,从成功之处总结经验。掩卷思考,当时因经验及能力的不足,案件的处理尚有很多地方不尽如意,比如我与民事律师共同工作的经验不多,对于他们的要求基本都满足,律师采用的一些诉讼策略明显是拖延时间,但我没有及时阻止,导致案件审理时间过长,还办理过一次审限延长;对突发情况的处理也不如意,比如律师当庭提出唐雄华在监狱服刑,原告又要求对唐雄华取证时,确实不知应该准许还是不准许,最终询问其他资深法官意见后,经合议庭商量才决定同意。简而言之,为了保证程序及适用法律的正确性,牺牲了办案效率。经过两年青涩的民事审判工作,自知在这条道路上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