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肖东成 共同犯罪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共同犯罪的认定

  ● 肖东成

  【基本案情】

  2013年3月至12月间,被告人喊岩、岩喊、岩亮、赛俩等人为满足个人筹集毒资、赌资等恶习的需求,连续在瑞丽市城区疯狂盗窃摩托车、电动车和汽车等作案达19起,涉案价值达427105元人民币。该系列案成功侦破及移送审判,有力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确保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争议焦点】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本案中被告人喊岩是否应对自己参与犯罪的所有案件的涉案金额承担责任,存在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四被告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应对自身参与所有犯罪的全部涉案金额承担刑事责任,而不应按实际分得赃款的多少来确定刑事责任的大小;第二种意见则认为被告人喊岩除两次单独作案,其余都是与他人共同犯罪,赃款是平均分配,盗窃数额全部计算在被告人涉案金额显失公平。

  【评析】

  笔者赞同第一种意见。理由如下:

  共同犯罪行为,是指各个共同犯罪人在参加共同犯罪时,所有共同犯罪人的行为通过其共同的犯罪故意而有机联系,各个共同犯罪人的行为和所发生的犯罪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是各个共犯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依据。共同犯罪的认定标准:1、主体二人以上。2、主观上有共同故意,包括两个内容:一是各共犯人均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二是具有意思联络。客观上实施了共同犯罪行为。根据我国刑法,共同犯罪中的刑事责任大小依照主犯、从犯、胁从犯的体系来解决。主犯是指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包括:一是组织犯,即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犯罪分子,根据刑法规定,在犯罪集团中或者在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称为首要分子,是主犯。二是实行犯,即在犯罪集团中或一般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虽非组织、领导者或策划、指挥者,但在实行犯罪活动中起着主要的作用。需要明确的是,在一个共同犯罪案件中,主犯可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本案三名被告人有吸毒史,因无法筹集毒品而铤而走险,采取纠集同伙共同作案等方式,盗窃摩托车及汽车。已满足从意思联络到实施共同犯罪所有要件。《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具体化。量刑是根据犯罪的种类,在法定刑的范围内,参照司法实践经验,大致地估量出对各共同犯罪人应处的刑罚;然后考虑其他影响刑罚轻重的非法定情节(包括影响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和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的情节),最后综合地估量出对犯罪判处的刑罚。

  刑法对于共同犯罪中各共犯的具体犯罪都规定了相对确定的法定刑,为法院正确地裁量各共同犯罪人的刑罚规定了框架。我国刑法总则对共同犯罪人的分类,主要采取了以作用为主、以分工为辅的分类原则,即把共同犯罪人分为主犯、从犯、胁从犯和教唆犯四种,在犯罪构成理论上进一步按分工分类法,把共同犯罪人分为组织犯、实行犯、帮助犯和教唆犯。

  1、对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不仅对自己实施的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而且要对其他成员实施的犯罪负刑事责任。刑法规定的首要分子是指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因此,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2、对于主犯,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犯罪集团首要分子以外的其他共同犯罪的主犯,只对自己亲自参与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不必对集团所有的犯罪活动承担刑事责任。

  3、对于教唆犯,情况较为复杂,应根据不同情况来确定其刑事责任:一是一般原则,即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作用的是从犯。二是教唆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三是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即教唆未遂的情况。三是实行过限问题,即实行犯的犯罪行为超过了教唆的范围。依据我国刑法定罪问题上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只有在主观上具有罪过才能承担刑事责任,而过限行为超出了教唆故意的范围,因此只能由实行过限的人承担责任,不能牵连教唆者。

  4、对于从犯,根据从犯参与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等具体情况,或者从轻处罚,或者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因为在共同犯罪中,从犯所起的作用和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比主犯小,因此,从犯承担的刑事责任应当比主犯轻。

  5、对于胁从犯,即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由于胁从犯是被胁迫而参加的,从主观上不是完全出于自愿或者自觉,从客观上说胁从犯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也比较小,是共同犯罪中社会危害性最小的共同犯罪人。

  本案中四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从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看,无法认定其中哪一名被告人起到了组织、策划、指挥作用。因此,不具备首要分子条件。四被告人主观上具备了盗窃的共同故意,客观上各自参与实施了盗窃犯罪并销分赃,不宜区分主、从犯,宜按一般共同犯罪处罚。即四被告人均为主犯,应按自己所参与犯罪的全部涉案金额承担刑事责任。故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喊岩除两次单独作案,其余都是与他人共同犯罪,赃款是平均分配,盗窃数额全部计算在被告人涉案金额不公平的辩护意见,于法无据,应不予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