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灵魂的拯救(何菲)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灵魂的拯救

  ● 何 菲

  一纸申请书

  这是一个发生在瑞丽法院的故事。主人公名叫宋林(化名),今年22岁。在家人眼中,他是个不听劝、不懂事但很聪明,心眼也不坏的大孩子。

  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宋林这次终于尝到了苦果,他戴着手铐坐在法庭里,听着法官敲响法槌当庭宣判:“被告人宋林及其同伴杨德,因盗窃商铺卷帘门,分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判决以前先行羁押的5个月零7天,折抵刑期5个月零7天……现在宣布退庭。杨德即刻返回看守所还押;宋林在法警和承办法官的看护下,允许回家一趟。”

  宋林愣了半天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却又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直到坐上警车,旁听完庭审、与法官一同看护宋林回家的妹妹含着泪说:“哥,知道为什么让你回家吗?妈妈病危了”。心中的忐忑被证实的那一刻,坐在后排的宋林沉默了,有那么几秒近乎是僵化了,待到缓过神,突然双手掩面哭出声来。

  原来就在承办法官电话通知宋林家人开庭时间的第二天,宋林年迈的父亲带着一纸盖有村委会公章的申请书来到法院:“……我妻子长期卧病在床,最近病情突然加重,由于无法见到儿子,心中十分悲苦。现在弥留之际,更是想念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整天念叨着他的名字。望法官念在一个重病母亲的情分上,允许儿子回家探望母亲一眼……”

  在这之前,我院还没有允许刑事被告人回家的先例。一来被告人家属鲜有要求,二来这将给法官和法警的工作增加负担,更重要的是出于安全因素考虑,防止其逃脱。但考虑到这很可能是宋林与母亲的最后一次见面,法官将此事向院长汇报后,院长当即同意了宋林家属的请求,并希望通过安排这次见面,能够教育、感化和挽救宋林,让他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和时间赛跑

  警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目的地是距离市区30公里以外的宋林家。

  妹妹在旁边絮絮地说着宋林在看守所这几个月来的家事和母亲的身体情况,宋林一直低声呜咽着。法官不时地回过头看看,给这对兄妹俩递上纸巾。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法官和法警轻声而不着边际地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

  一个突然的电话打破了车内轻松的气氛,宋林的姐姐哭着催促:“你能不能求求司机再开快一点,妈妈就快要撑不下去了!”宋林妹妹挂上电话,车里顿时出奇地安静,只听见呼啸而过的风声和兄妹俩的抽泣。

  电话每隔几分钟就打来一次,不断询问着我们所到的位置。每当铃声响起,所有人的心便一同被揪起,祈祷没有坏消息传来。无论宋林曾经犯了什么错,法律已经给了他应有的惩罚,抛开这些,他也和天下所有的孩子一样,深爱着自己的母亲。即便只有这一面之缘,我们也希望这位儿子能够赶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希望那位即将辞世的母亲能够不留遗憾的离开人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心急如焚,神情凝重,希望时间走得再慢一点,路程变得再短一点……

  终于到达了。车刚停稳,法警便赶忙开门跳下,搀着宋林往家跑。为了能让宋母安心,细心的法警先将宋林的手铐脚镣打开、囚衣脱下,方才示意他进屋。宋林进屋跪在母亲床前,一遍一遍唤着:“妈,您睁开眼睛看看,儿子不孝,儿子回来了。”宋母一直没再睁开眼睛,但在弥留之际,她终于听到了日夜思念的儿子的声音,有两行清泪自眼角流下。宋母得以了却最后的心愿,躺在儿子怀里,安详的走了。

  迟来的觉醒

  丧母之痛,实乃人间大悲。法官决定给宋林多一些时间,能让他尽最后的孝道,和家人一起为母亲操办后事。闻讯赶来吊唁的乡邻们纷纷感慨地对宋林说:“正在服刑的人回家来看望亲人,这种事还是头一回听说,现在的政策真是越来越好了,你要感谢法官啊,见到了你,你妈妈才总算是瞑目了。”

  宋林与家人一起忙里忙外的张罗着母亲的后事,并按照村里的习俗,招呼前来吊唁的亲朋在自家院子里吃了顿便饭。宋林家境贫寒,家人拿出了平时很少吃到的猪肉来单独招待法院工作人员,而法官们把肉都让给已经吃了将近半年牢饭的宋林。宋林的舅舅一面心疼地往宋林碗里夹肉,一面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娃儿,希望你记住今天,记得法院给你的这次机会,你要明白法官的用心呐,以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宋林抬头望了望一贫如洗的家以及躺在床板上的母亲,先前一直不太说话的他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我出来以后一定不会再去做违法的事情,不但自己不做,还会告诉周围的朋友不要再去做。半年来我在看守所里面想了很多,这次盗窃我所受到的惩罚并不只有9个月,而是一辈子内心的歉疚。我妈病重,在她最需要人照顾的最后半年时间里,我只能待在看守所,什么也做不了,差点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所以我很感谢法院及法官,给我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弥补我的遗憾。希望我的经历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告诫他们,规规矩矩做人,一失足将成千古恨。在监狱中的日子可能会错过很多事情,而错过的这些,也许是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

  宋林的舅舅叹了口气,又像是松了口气,对法官说:“平时我们经常教育宋林,他就是听不进去,总嫌我们唠叨。仅仅让他去坐9个月牢,他都不一定会改。但是我看经历了今天,他是真的懂事了。或许他醒悟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总算醒悟过来了。”

  回到看守所时,宋林向法官深深地、久久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跟着狱警走进了监区。

  最能震撼人心的是两种力量:法律和情感。在传播法律的同时若能融入人文的情感,则冰冷的法律也能散发出人性的光辉。看着宋林远去的背影,大家都舒了一口气,感到很欣慰。法院这一充满人文关怀的决定,挽救了一位失足的青年。我们相信,经历了这次的宋林,当从这扇门再走出来时,一定会是个全新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