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怒“油”中烧,悔之已晚(王柳苏)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怒“油”中烧,悔之已晚

  ● 王柳苏

  2009年7月9日凌晨,天空阴沉,月色朦胧,树枝上的知了双双对唱,早起的菜农家透出温馨的灯光……

  一切景象显得是那样的宁和、安详。

  火苗突窜 惊起四座

  熟睡中的刘昌有被自家的狗叫声惊醒,随即他听到摩托车的发动声,他以为有人来偷自家果园里的水果,便起身察看,不料却发现对面的修理厂铺面着火了,火苗窜得很高,一下子就烧了好大一片,把半边天都染红了。他赶忙叫醒妻子和儿子,带着儿子刘伟民直奔马路对面。

  此时,蒋健正困在着火的铺面里,他是该修理厂的工人,由于晚上守铺子,便在铺子里搭床睡觉。大约凌晨3点左右,蒋健被发动的摩托车声吵醒,他睁开眼睛感觉有亮光刺眼,朦胧中才意识到,铺子的门着火了,火烧得很快,顺着门缝从地上钻进来,地面也跟着起火。蒋健当时很害怕,踉踉仓仓地爬到了隔壁的铺子,可隔壁铺子的门是从外面锁着的,根本就出不去。正当蒋健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时,从门缝里看见对面马路跑来一名男子,他急忙向其呼救。刘伟民听见呼救声,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去砸锁,砸了半天也没砸开。慌乱中蒋健才想起,钥匙在自己身上,他便从门缝上把钥匙递给刘伟民,这才得以逃出火场。

  四周的群众被这突来的大火从睡梦中惊起,大家纷纷带上自家的脸盆、水桶去救火。火势蔓延的太快,不一会儿,两间铺面都烧起来了,熊熊的火苗里还不时传出爆炸的声音。大火约持续了近一个半小时,在消防官兵的奋力扑救下,火势才得以控制,而未蔓延到其他房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为泄私愤 不计恶果

  此次修理厂着火,直接经济损失达10万元之多,在当地影响不小。公安机关迅速组成专案组,经过多方侦查,根据受害人和相关群众提供的线索,在较短的时间内成功破获此案,并将犯罪嫌疑人杨凡与杨学武抓捕归案。经过讯问,杨凡与杨学武供认,放火系二人密谋作案的,目的只为教训江宇奇,让其损失一笔钱财。

  原来,着火的修理厂曾经是杨学武的弟弟杨小武在经营,由于杨小武贪玩、不务正业,修理厂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还欠了一些债务。之后,江宇奇加入,与杨小武合伙经营。在江宇奇的悉心经营下,修理厂的经营状况逐渐好转,还清了杨小武之前所欠的债务。后来杨小武回贵州老家,江宇奇便付了转让费,自己独立经营起修理厂。

  杨学武见江宇奇的修理厂日益红火,要求与江宇奇合伙经营,江宇奇未同意。杨学武认为江宇奇见利忘义,便对其怀恨在心。随后,杨学武与朋友也在附近开了一家修理厂。2009年5月杨学武的修理厂因无证经营被工商局处罚,杨学武怀疑是江宇奇举报,就想到要收拾江宇奇。

  杨学武思来想去,最终确定收拾江宇奇的人选——杨凡。杨凡原来系江宇奇修理厂里的工人,由于他好吃懒做,常常不认真工作,最后被江宇奇开除出了修理厂,杨凡对此一直记恨在心。因此,当杨学武提出要收拾江宇奇,两人一拍即合。通过筹划,二人商定放火烧江宇奇的铺子,由杨学武提供汽油,杨凡实施放火,打算让江宇奇来点经济上的损失。于是就有了开篇火烧修理厂铺子的一幕。

  杨凡与杨学武二人交待,他们密谋放火时并未想到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只是想以此方法来教训江宇奇,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悔之已晚 警钟长鸣

  杨凡与杨学武二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后悔不已,对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也感到非常羞愧。事后杨凡、杨学武二人积极与被害人达成了经济赔偿协议,且已全部履行完毕。

  经一审法院审理后,分别判决杨凡、杨学武二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杨学武对此判决不服并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经二审法院审查后,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事后思定,这本该是可以杜绝发生的悲剧。而本案的当事人却只为泄愤,不思后果,最后导致悲剧的发生。尽管二人在狱中表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后悔,却已经不能挽回对被害人造成的精神打击及对社会的影响后果。七情六欲人皆有之,喜怒哀乐是可自我调节的,把人生忧喜、荣辱、劳苦、得失视为过眼云烟,则此生宁静。 (以上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