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法院是否可以判令行政机关具体的处罚种类和幅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法院是否可以判令行政机关具体的处罚种类和幅度

  ● 杨 元

  【案情】

  第三人未按住建部门批准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方案,在未申请规划验线,也未办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更未按批准要求退让间距3.16米的情况下,擅自组织施工至封顶。建成后的建筑物与相邻权人居住的楼房相距仅2.1米,严重影响了相邻权人的采光、通风和日照。为此,相邻权人进行了网上信访、电话举报、多次到住建部门当面反映情况等维权措施。后住建部门对第三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相应的处罚,并依据自由裁量权做出了不予拆除违章建筑的决定。相邻权人认为住建部门没有依法履行其法定职责,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住建部门履行法定职责,依法拆除第三人违章建筑。

  【判决】

  法院审理后认为,对第三人的违法行为,被告住建局根据原告的举报和信访,立即进行立案调查,调查核实后,又及时作出停工通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并组织双方调解。在调解未果的情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作出没收第三人违法收入人民币582215.00元的行政处罚。在处理第三人违法行为的过程中,被告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原告的主张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法院同时认为,在不作为案件中,人民法院根据认定的事实和证据,可以判决行政机关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但不可以直接判令其履行具体的种类和幅度,即在本案中,如果住建部门确实存在不作为的情形,法院可以要求其履行法定职责,但不能直接要求被告拆除涉案建筑物。

  【评析】

  争议焦点一:本案的行政相对人是第三人,而非原告,原告无权提起该诉讼,该案不是人民法院该受理的行政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虽然相邻权人并非本案行政机关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但其认为住建局没有依法履行行政处罚法定职责,对财产权益产生了实际的影响,其以原告名义提起诉讼并无不当。因此,第三人主张原告主体不适格的理由不成立,应当不予支持。

  争议焦点二:人民法院是否可以判令行政机关做出具体的行政处罚的种类和幅度?笔者认为不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该案适用修改前的诉讼法),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就第三人的违章建筑,作为行政执法的被告,其享有如何做出具体的行政处罚的种类和幅度的自由裁量权,这是国家法律赋予行政机关的权利。根据上述规定,人民法院只能判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而无权判令行政机关做出具体的行政处罚种类和幅度。

  我国宪法依照现代政治学把国家权力分属立法、司法、行政等不同机关行使,从而形成了在共产党统一领导下的立法、司法、行政权力相对分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政权结构形式。这种权力结构方式既注意汲取了资产阶级国家权力结构中“三权分立”原则的合理因素,又充分考虑到中国实际,在管理国家事务推动经济发展,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方面发挥出非常积极的作用,这已为实践所证实。按照通说,所谓行政权是由行政机关代表国家行使的有关公共事务的决策、组织、领导和调控方面的权力,它表现为行政机关施加于行政管理相对人的一种影响力和支配力。国家司法权中的行政审判权是人民法院依法对行政案件进行审理和判决的权力,它表现为人民法院依法审查行政行为合法性,监督行政权正确行使的一种重要的国家权。

  行政权与行政审判权是两个既有联系又有相互区别的概念。二者同属于国家权力的组成部分,共同受权力机关的监督,共同执行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另一方面,行政权与行政审判权又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是两种性质不同的国家权能,其职权内容有严格的区别,两种权力分别由国家行政机关即各级人民政府行使和国家审判机关即人民法院行使。在行政诉讼中二者是监督与被监督、审查与被审查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行政审判权优越于行政权,双方不能够相互取代或否定。人民法院和行政机关都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事,而不能有所逾越。即行政权不能干涉司法权,司法权也不能干涉行政权。

  正确认识和处理行政与行政审判权二者之间的关系,除了前面已经谈到的弄清二者的区别与联系之外,还必须把握一个基本尺度,那就是:既保证违法的被诉行政行为得到纠正,又能保证行政机关有效、充分地行使行政管理权,归根结底就是,纠正违法行政行为,维护合法行政行为,使一切行政管理活动都沿着合法的轨道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