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糊涂哥们,义气犯罪刘文彬
发布时间:2016-12-02 作者:admin 浏览:

  糊涂哥们,义气犯罪

  l 刘文彬

  夜半铃声 噩耗传来

  2009年8月16日凌晨,亚热带地区盛夏时节特有的湿热一如往常地笼罩着整个城市,董玲心中隐约感觉到慌乱和不安,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起身走出卧室,想要看看上夜班的儿子闻征是否已经回到家中。刚一打开房门,董玲就看到儿子房间的门还开着,显然儿子还没回来。正当董玲准备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已在回家路上时,一阵急促的铃声突然响起,董玲猜想定是儿子打来的,赶忙接起电话。哪知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儿子女友珊珊的抽噎,她断断续续地告诉董玲:闻征被人砍伤,正在医院抢救!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董玲楞住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跑进卧室叫醒丈夫,两人连忙冲出家门,驾车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闻征已从急救室转入病房。眼前的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不是裹着纱布,就是布满青紫肿胀。夫妻俩看到这一场景,心都碎了,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早晨出门还好好的儿子怎么会遭此横祸?但此刻儿子昏迷不醒,珊珊也无法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有等闻征醒来,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萍水相逢 拔刀相向

  五天后,闻征终于能够开口说话。经民警对其询问,整件事情的原委才得以呈现。

  案发当晚12时,闻征值完夜班,邀约女友珊珊和好友乐天、杨浩、赵昆到某烧烤店吃宵夜。烧烤店门前,已经酒过三巡的张毅站在路边等朋友,他看向正在停摩托车的闻征,闻征正巧也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张毅便由此感到不悦并认为闻征怀有恶意。借着酒劲,张毅质问闻征为何注视自己,并向闻征比手势示意其到自己面前。而感受到敌意的闻征同样做手势回应张毅。闻征的这一举动更加惹怒了张毅,张毅拾起地上的石块握在手中向闻征走去,而闻征则准备从身上掏出随身携带的警用喷雾器进行防备。张毅看到闻征的这一动作后误认为闻征要拿出刀子加害自己,于是将手中的石子扔向闻征。躲闪开后的闻征用手中的警用喷雾器喷向张毅。张毅被喷到眼睛后蹲在地上大声叫喊,烧烤店内与张毅同行的孟强、闫华、叶超、王浩等人听到张毅的叫声后直觉认为张毅遭袭,均向张毅跑来。闻征见他们人多势众转身就跑,孟强顺手从烧烤摊上拿起一把刀子,与闫华、叶超、王浩一起追砍闻征。当逃至建材市场大门内的一间简易房内时,闻征被孟强、闫华、叶超、王浩等人抓住并进行殴打。而张毅用水清洗眼睛后也从宵夜店里拿了一把剪刀追上来。看到闻征已被同伴打倒在地后,张毅用手中的剪刀刺向闻征的背部,随后伙同孟强、闫华、叶超、王浩等人逃离现场。之后,失去知觉的闻征被其女友和接到报警赶来的民警送入医院。

  外伤虽好 心病难除

  半个多月后,在医院和家人的悉心照顾下,闻征已基本痊愈,医院同意其出院休息。身体上的伤是好了,可闻征却依然没能走出这件事的阴影。原本阳光开朗的闻征性情大变,整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间内,既不外出,也不与人接触,甚至是父母也不能让他开口说话。董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药物治疗、心理辅助、求神拜佛……凡是能想到的办法,她都已经尝试过了,可是儿子仍然郁郁寡欢,没有好转的迹象。眼看着昔日活泼好动的儿子日渐消沉,董玲心中满是对五名案犯的恨,恨他们伤害了自己的儿子,让儿子备受伤痛,更恨他们让儿子备受内心的煎熬,精神的苦痛。她只希望警方早日将五名案犯抓捕归案,希望法院严判,为儿子讨回公道。

  警方对闻征被伤害一案立案侦查后,民警多方搜查犯罪证据、搜捕五名案犯。2010年5月,获得重要线索的民警埋伏在张毅女友家附近并在张毅出现时立即将其抓获,不久,其他同伙也随之落网。

  法庭调解 握手言和

  2011年1月27日,公诉机关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闻征以被告人张毅、孟强、闫华、叶超、王浩犯故意伤害罪,对其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庭前,承办法官多次找到原、被告双方分别进行谈话,认真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和诉求,仔细分析当事人的心理。经过层层抽丝剥茧,闻征的心理症结终被法官解开:原来,闻征之所以无法释怀一方面是因为五名被告人的行为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到自己的父母,闻征希望五名被告人对自己及父母赔礼道歉,可事发后五名被告人并未看望过他们一家,更别提对他和父母赔礼道歉;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当日他与陌生人发生冲突并被围殴,与他同行的“哥们”却都不顾自己而逃之夭夭,朋友的冷漠让闻征倍感寒心,对所谓“哥们”产生怀疑,正是这个原因,导致闻征紧闭心门,不愿再与他人接触。

  随着调查的深入,法官还了解到,五名被告人愿意赔偿闻征的损失以获得闻征的谅解及法院的宽大处理,而闻征的父母此时也已改变了严判五名被告的想法,只是想为儿子讨一个说法,让儿子心安。承办法官初步判断,双方存在调解的良好基础。在法官的大力调解下,庭审时,五名被告人当庭向闻征及其家属表达了自己真诚的歉意,闻征也当庭表示接受五名被告人的道歉。双方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达成调解协议,五名被告人赔偿闻征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0元。

  最后,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之规定,法院认定被告人张毅、孟强、闫华、叶超、王浩犯故意伤害罪,各判处被告人张毅、孟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判处被告人闫华、叶超、王浩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哥们义气 害人不浅

  血气方刚,年少轻狂,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青年时期,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的互助友爱精神成就了无数中华民族的热血男儿。人们常说:“朋友多了路好走”,自古以来,中国人都崇尚交朋结友讲义气,也有许多关于友情、义气的佳话。但是,挥洒青春、互帮互助的同时却不能失去原则。本案中,张毅等五名被告因“互助友爱”的精神被“哥们义气”所吞食,“义气”的因种出了“犯罪”的果,收获的除了伤害和伤心,还有法律的制裁;闻征则因太过重视“义气”,一旦被“哥们”抛弃,便觉得失去了整个世界,险些误入自闭的深渊,迷失青春的方向。

  古人也说过:“一生之成败,皆关乎朋友之贤否,不可不慎也。”广交朋友本无错,但谨慎交友是关键。尤其当哥们义气与法律相触,我们不能没有底线和原则的只为哥们义气行事。法律就是法律,再深的兄弟情谊也不能成为触犯法律的借口。仗义要有限度,义气要有尺度,千万不能跨越法律这条底线,否则将为此付出惨重代价。(注:本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