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理论探讨 >
浅议如何“忠实”记录刑事庭审笔录
发布时间:2016-12-01 作者:admin 浏览:

  浅议如何“忠实”记录刑事庭审笔录

  ● 魏 华

  庭审笔录作为法律笔录的一种,是指人民法院按照法定程序办理各类诉讼案件过程中,以文字的形式记载的如实反映诉讼活动的法律文书。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1条第1款规定,法庭审判的全部活动,应当由书记员写成笔录。刑事庭审笔录是记录刑事庭审过程的唯一法定方式,对案件审理过程进行全景式的记录。既保持原说话人的口语特点,又能真实全面的反映诉讼当时的情况,也就是笔录既要体现案件的原本状态,又能“忠实”的再现诉讼原貌。但是刑事庭审笔录如何既做到详略得当。又做到能够忠实的反应案件庭审过程,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本文将从刑事庭审笔录的作用、自身缺陷及记录方式上来探讨这一问题。

  一、在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庭审笔录在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一)庭审笔录体现着庭审程序是否合法、正当。司法活动是一个严格的程序活动,审判是程序的典型,程序公正是诉讼公正的一个重要方面,庭审程序是否合法直接决定了庭审裁决的合法性与可接受性,庭审笔录完整的记录庭审过程,无疑是检验庭审程序正当的最好材料。

  (二)庭审笔录记录诉讼各方的意见。刑事审判要求直接言辞原则与辩论原则,目的是通过庭审查明案件的事实,庭审笔录正是帮助审判人员记录诉讼各方的发言,庭审笔录记录了庭审期间控、辩、审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发言意见,是事后合议庭合议案件以及制作法律文书的重要依据。

  (三)庭审笔录是二审与再审的重要直接材料。根据我国刑诉法的规定,二审要求对案件进行全面审查,而庭审笔录正好是一审认定事实的记录载体,全面、如实、准确的记录保证了庭审笔录的“原生态”优点,是二审审查一审事实或证据的直接材料之一。另外,对于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人民法院应当重审。这里的程序违法,可以是证据审查和认定方面,也可能是诉讼权利的告知和保障方面,因此庭审笔录对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和结局有着重要的作用。更有论者认为“笔录应作为一种具有独立法律地位的证据种类,并且属于言辞证据而不属于实物证据”。因此,庭审笔录对于案件二审裁判以及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与终局有着重要的作用。

  二、庭审笔录也存在着自身难以逾越的缺陷

  (一)听写速度远不及说话速度。根据统计,用汉语讲话一般每分钟在120-170个字,说话速度快的在每分钟200字以上,而听写的速度每分钟20个字左右,即使是对照文本进行速录的速度都远不及直接语言表达的速度,那么在庭审中书记员要进行边听边记录,这种速度就更不及直接表达的速度了,做到有言必录很难,而对于汉语口语中的语气词,比如“嗯”、“啊”等。以及说话时发出的各种声调,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下都有特定的意思,如何记是一个难题。

  (二)肢体语言及表情动作无法记录。文字记录属于平面的记录,而整个庭审是立体的,其中包括了诉讼各方的面部表情、神情、眼神、哭泣、哈哈大笑等,肢体语言如绞手、抖腿、抓头、身体扭来扭去等,还有庭审中证人、被告人对案件描述时会应用肢体语言进行比划,比如作案工具多大,会用手比划,或比如当时是如何摆脱的,会用动作去展示。往往这些更能体现诉讼各方的内心思想,特别表现在证人、被告人身上都有特殊的意义,而这些是无法进行文字记录的,书记员多无暇顾及。更难以记录。

  (三)记录者自身的局限性。在我国法院的书记员存在多种体制,如合同制书记员,其并不要求是否有法律专业水平,只要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记录速度较快即可,在庭审记录上更倾向于有言必记的模式,也有新招录的公务员,先由书记员做起,这种书记员有着一定的法律专业知识,在庭审记录上会对各方的发言有一定的专业总结,另外一种是审判员做书记员,由庭室的审判人员轮流开庭记录,在庭审记录上更加专业、准确,但由于普遍案多人少的原因,采取这种模式的较少。并且每个人的逻辑思维、判断能力、对案件的熟悉程度及个人的好恶不同,记录庭审的水平也千差万别。由于庭审笔录自身存在的这些难以逾越的缺陷,那么我们该如何克服缺陷,使庭审笔录更加“忠实”于庭审。

  三、如何记录更加“忠实”于庭审

  (一)对于庭审各方的发言区别记录。1、法官、律师、检察官的发言进行归纳记录。大陆法系的庭审诉讼三角结构中,沉默的法官任务是查清案件事实,居中裁判,按照案件审理程序,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组织庭审,所以法官的发言比较少,但都属于包括实体与程序的重要发言,都应该准确记录,律师与检察官在庭审虽然发言较多,但他们都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发言有着较高的逻辑性,容易记录,并且会提交起诉书、公诉意见书、辩护词等书面材料,所以可以对他们的发言较多的观点进行总结记录,但对于与提交书面材料不一致的内容应予准确记录。2、对鉴定人、翻译等诉讼参与人的发言也可以总结记录,因鉴定人与翻译等诉讼参与人虽不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但有着较高的文化水平和翻译专业、鉴定专业等水平,其发言也有着较清晰的思路,记录比较容易,庭审结束进行笔录核对工作较为容易。3、对被告人及证人的发言应予最大限度的准确记录,一般情况不进行擅自总结,保持其原始性,当然我们知道被告人或者证人知识水平参差不齐,并且被告人大部分不懂法,庭审发言缺乏条理,颠三倒四,语无伦次,错漏百出,表述夹杂不清,或许书记员可以将被告人、证人发言应用法律术语进行精炼总结,庭审笔录将变的公正、整洁、内容一目了然,便于法官在庭审结束后评议案件及制作法律文书。但这种庭审笔录的可信度有多少?应用法律术语对被告人、证人的发言进行总结,在庭审结束与其核对笔录时,被告人、证人对笔录的自己说话内容完全陌生,即使对其进行逐句的解释,其是否愿意相信?不得而知。其次,庭审笔录将作为二审的重要审理材料,二审法官是否敢肯定一审书记员对被告人、证人总结是否是被告人、证人的真实意思。受语言文字自身的缺陷,被告人、证人的发言经书记员的总结会发生偏差,庭审后法官在评议案件制作法律文书时,再来阅读庭审笔录,也不能保证与书记员记录的意思理解一致,即被告人、证人的发言经过两次转述难免发生误解。所以对被告人、证人的发言因最大限度的准确记录,强调形式真实下的内容真实。

  (二)法官与书记员密切配合记录。早在我国西周时期的诉讼制度就有“五听”,即判案时判断被告人陈述真伪的五种方式,《周礼·秋官·小司寇》中记载“五听”制度为:辞、色、气、耳、目。具体内容是:辞听,听被告人的陈述,理屈则言语错乱;色听,观察当事人的表情,理亏得则面红耳赤;气听,听被告人陈述时的呼吸,如无理则会紧张的喘气;耳听,审查被告人的听觉反应,如无理则会紧张的听不清话;目听。观察当事人的眼睛,无理则会显得无神。即通过观察当事人的语言表达、面部表情、呼吸、听觉、眼睛与视觉确定其陈述真假。西周时期已经注意到司法心理问题,并应用到审判实践中。那么面对立体的庭审过程,书面记录是远远不够的,书面只能记录诉讼各方的语言,而诉讼各方表现出来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言外之意等只能由法官进行感知,并且当诉讼各方发表意见过快时,法官可以要求其重复一遍,或者法官认为哪方的发言比较重要,担心书记员会遗漏可以对其发言进行重复表述,以提醒书记员将该话务必进行记录,通过法官与书记员在庭审中的相互配合记录,以达到对庭审的全景式反映。

  (三)逐步投入对对庭审全程录像设备的建设。目前由于资金与技术等方面的原因,要达到完全的庭审录像尚存在困难,但庭审全程录像将是未来的趋势,所以,可先将被告人不认罪、翻供、进行无罪辩护等重大刑事案件进行全程录像,从而逐步到全部案件庭审录像,通过书面记录与录像资料的互补,把立体式的庭审真正全景式的记录下来。

  在刑事庭审记录中,通过对不同的诉讼参与人进行区别记录,再加上庭审法官与庭审书记员的相互配合,以及逐步完善对庭审全程录像设备的投入,真正忠实的把庭审的程序与实体忠实的记录下来,使庭审笔录忠实的、全景式的记录庭审。为法官合议案件、制作法律文书以及二审与再审提供原始的重要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