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理论探讨 >
工程转包相关法律问题探究
发布时间:2016-12-01 作者:admin 浏览:

  工程转包相关法律问题探究

  l 杨丽君

  当今城市建设快速发展,工程项目的转包和分包现象十分常见。作为具有相应施工资质的建筑公司通常会将通过招投标竞标成功的工程分包给其他建筑公司。然后各个分包户再雇佣劳动者从事建筑施工活动。在分包、转包过程中,难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分包、转包的次数多,承包的主体不适格等。我国法律禁止二次分包和转包,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过多的分、转包不利于工程的进行,更不利于施工进程的管理和工程质量的监督;尤其是出现工程问题和工伤事故时,混乱的分、转包会造成责任追究不易、不彻底的局面。为了维持建筑行业及相关联领域的秩序,我国法律除了限制分、转包次数外,还要求分、转包的受让人须具有相应资格。不具备资格的主体,其行为导致的责任可能会回归具有资格的主体;也可能会因行为本身归于无效而难以认定。其中本文着重探讨承包主体不适格所带来的法律问题。

  现实中,很多承包人不具有相关主体资格,他们或为一定组织、或为自然人。这一类主体如果再雇佣自然人从事建筑施工活动,雇佣者与被雇佣者之间并不形成劳动法律关系。在不能使用特别法的情况下,二者之间的关系可以适用《民法通则》的相关对顶进行认定——即可能被认定为雇佣关系。

  如果雇佣关系成立,那么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2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据此,如果发包人或者转包人明知对方为不具有施工资质的组织或个人而分包或者转包的,该分包或转包人应当与承包人负连带责任。

  如果发包人或者转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就此可以完全认定,那么就不会出现以下这样的案例:

  晓聪受雇于段某在施工场地从事搬运木料的工作,而段某则是某建筑公司负责的施工项目中分包工程的承包人之一。一日,晓聪在施工过程中不慎从高处摔下致伤,其要求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认定晓聪与某建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认定晓聪所受伤害为工伤。某建筑公司不服该认定,遂向该市人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法院确认其与晓聪不存在劳动关系,不负相应赔偿和补偿责任。理由主要有:晓聪直接受雇于段某,其工资系由段某支付,其安全也应当由段某负责,晓聪与公司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公司与段某之间存在分包关系,在分包合同中约定分包部分所涉及一切安全问题均由段某负责,与公司无关。一审判决未支持建筑公司之主张;建筑公司不服,上诉后其观点仍未能得到支持,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即认定晓聪与建筑公司存在劳动法律关系,建筑公司应当承担工伤责任。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虽然该通知的性质为部门规章,效力低于《民法通则》、《劳动法》,在法律法规的适用顺序原则上居于法律、法规之下,属于“参考”范围。但该规定所体现之价值和可能产生之影响却不容小觑。中国对于劳动纠纷的解决机制有个特点,那便是劳动仲裁前置于法院审判;劳动仲裁的开展又以政府劳动部门为主导,以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为具体裁决标准。当劳动争议历经仲裁,最终进入法院的审判程序后,法院除了保持自身的独立性——立足于纠纷本身,依据法律进行裁判以外,还应当协调法律与法规、规章之间的关系。

  协调的依据并不固定,可能是法官对某种法律价值的确信,也可能仅仅是对法律规范本身的坚持。如同法律解释有多种:可能局限于文意本身,也可能结合法律和社会价值做出扩大或缩小的解释。这些都在法官的自由裁量范围之内。

  因此,对于类似晓聪的情况,不同法院也会存在不一样的处理方法。主要做法分为以下两种:一、依据《民法通则》、《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晓聪和段某之间属于雇佣关系,建筑公司明知段某不具有适用主体资格仍然分包,存在过错,应当与段某承担连带责任。对于晓聪而言,其既可以向建筑公司追究全部赔偿责任,也可以向段某主张同样地损害赔偿。二、依据《民法通则》、《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因段某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所以建筑公司应当承担用工主体所应承担的责任,对于晓聪而言,其可向建筑公司主张损害赔偿及保险等。

  对于第二种做法,认定建筑公司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即意味着建筑公司越过段某(实际雇佣晓聪的主体)成为真正雇佣晓聪的主体;从劳动者的角度说,即意味着段某在建筑公司与晓聪之间的劳动法律关系之外,不具有影响该法律关系的作用;从用工单位的角度说,不适格的分包者雇用人员的行为实际上是代用工单位为招用,不论所招录者是否经过用工单位明示的批准或同意,都已经成为用工单位的一员。从这个意义上说,当用工单位被认定为责任主体时,它已经成为责任的完全承担者,不得再主张向承包人追偿因赔偿所受损失。所以,如果劳动者受伤后,作为自然人的“雇主”所支付的医疗费在性质上是为建筑公司所垫付,其享有向公司要求返还的权利。

  这种做法无疑增大了建筑公司的责任,即建筑公司须负责对分包、转包中承包人主体进行资格审查。对于明显不适格的主体,如自然人就可以完全排除。这种做法的积极意义在于可以增强建筑公司的责任意识,深化法律意识,以意识强化责任,从源头上杜绝违法转包、分包的发生。消极之处则在于,对规章的选择越级于对法律法规的适用,尚有继续探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