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文化

信息查询

更多

瑞丽审判

更多
您的位置:主页 > 法院文化 > 理论探讨 >
浅析弱势群体的法律保护问题
发布时间:2016-12-01 作者:admin 浏览:

  浅析弱势群体的法律保护问题

  l 黄国倩

  当今社会,“弱势群体”这一容易触动神经线的词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弱势群体,也叫社会脆弱群体、社会弱者群体,弱势群体根据人的社会地位、生存状况而非生理特征和体能状态来界定,它在形式上是一个虚拟群体,是社会中一些生活困难、能力不足或被边缘化、受到社会排斥的散落的人的概称。

  笔者认为,这一概念较之法律术语来说更多了一份社会学的色彩。我国传统意义上的弱势群体主要包括:收入水平在社会最低保障线以下的人;农民工;老、弱、病、残者等。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人民物质生活得到了质的飞跃,但与我国高速发展的经济水平相比,民众素质却没有提高到一个相应的高度。如在轰动全国的广州女孩小悦悦事件中,那些冷眼旁观者受全国人民的声讨和谴责,而类似事件的频频发生,国人的道德底线屡受挑战,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类似小悦悦这杨的弱势群体保护问题的思考。另外,农民工收入增长缓慢,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下岗、失业人口、低保人群剧增等现状日益严峻,可以说,弱势群体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法律问题。

  尽管弱势群体已备受关注和关心,但在目前,我国对弱势群体的立法保护上仍存在着诸多的难题:

  第一,怎样对“弱势群体”这一概念进行界定?看起来似乎不难明白的概念,人人都能对其进行一番论述,但在实践中就显得模糊难定:弱势群体的范围在不断的增大,原本的弱势群体仅仅是老年人、妇女、儿童、残疾人等,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弱势群体”这一概念逐渐演变为与“强势”这一群体的对立面,如患者之于医院、农民工之于城市居民,即使人们普遍认为毫无疑问属于弱势群体的农民工,也只是相对于城市生活相对于某一部分城市人而言。若相对于仍耕作于故乡的其他农民来说,这些农民工又是强势的,因为他们总体更年轻,更有文化,更有走南闯北的经验,更有把握各种机遇和改变自身命运的能力,否则很难解释他们会自愿选择成为人们眼中的“弱势群体”。因此,弱势群体是一个基于特定维度的相对概念。[1]这就使得“弱势群体”这一概念难以界定。

  第二,立法规定过于原则化,难以实际操作。我国《宪法》中关于保护妇女、儿童的规定过于原则化,只规定了相关的权利,并未具体规定权利行使的条件及如何行使权利等问题,《劳动法》等相关法律虽有保护弱势群体的规定,但都太过于零散,欠缺可操作性。

  第三,弱势群体问题直接影响到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亟待以立法形式来保障。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弱势群体问题若得不到根本性解决,可能会成为社会动荡、破坏和谐的“导火线”。因此,应当在立法层面上重视弱势群体的法律保护问题。

  笔者刚刚进入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基层法院,在所接触到的案件中发现,当地弱势群体具有不同于内地城市的特点。2011年,本院受理的一起离婚案中,妻子方静与丈夫岩罕同为傣族,婚后方静将其户籍迁入男方所住村寨。婚后不久,方静发现岩罕不仅有吸毒恶习,还经常对她实施家庭暴力,方静终因无法忍受不堪的婚姻生活,一纸诉状将岩罕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当岩罕收到法院传票后,竟将方静赶出家门。根据当地傣族传统风俗,嫁到外村并将户口迁出的女子不能返回娘家,即使娘家收留,本村也将不再接纳她迁回户口,之前属于她的田地、福利等均不可恢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方静为了争取一点生活补助费,只得忍辱在岩罕家门前的一个小棚子里面暂住,还时常受到岩罕骚扰,有一次,岩罕甚至冲进小棚子里放火险些将她唯一的居所烧毁。承办法官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力求真正达到“案结事了”,选择到当事人所在村委会巡回开庭,在法律的框架内,用村规民约进行调解。目前该案虽已得到妥善化解,但夫妻反目已成定局,方静的未来该何去何从?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剧增,涉及弱势群体的案件种类也越来越多,除了像方静一样的妇女,还有众多农民失地案、拖欠农民工工资案、劳动争议案、拆迁案、家庭暴力案件等都屡见不鲜。在审理此类案件时,除了查清事实、公正审判外,法官将工作重心放在调解工作上,希望当事人能以调解方式和谐圆满的化解纠纷,使弱势受害一方能够尽快得到赔偿,避免矛盾激化造成案件判后无法执行。

  对于我国关于弱势群体的法律保护,笔者有几点构想:

  从广义的立法角度上看,首先,完善《宪法》中的相关规定,加强《宪法》对弱势群体的保障。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其他法律法规的制定都不得与《宪法》相抵触,将弱势群体的保护问题在《宪法》中加以详细规定,加入保护弱势群体的相关条款,以国家根本大法的高度进行根本性的原则规定。

  其次,建立健全以《宪法》为中心的相关子法的规定,如制定专门的弱势群体保障法,以清晰的条文对弱势群体的保障问题进行立法规定,使有关弱势群体的案件在裁判上有着清晰的条文规定,做到有法可依。

  最后,使原则性的规定具有可操作性。一方面是实体法的补充,如补充对弱势群体保护所需要的条件等。另一个方面是在原有法律法规中增加程序法的规定,切实做到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相统一,使其更为有效地保护弱势群体的权益。

  从狭义的司法保护层面出发,弱势群体是一个需要人们给予更多关爱的社会特殊群体,除了强调在立法上的高度上给予他们保护,更多的是要靠我们在审判工作中切实做到保护弱势群体。

  法院在依法审判案件、确保司法公正的同时,大力开展司法救助工作,将司法救助与案件调解贯穿于立案、审判、执行各个阶段,力求最大限度地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同时,法院对弱势群体提供司法保护不是万能的,在保护弱势群体利益过程中,需要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社会各界的合力,从各个方面有效的保护弱势群体。